“反歐”勢力攪渾歐洲議會
  5年一度歐洲議會選舉揭曉,“反歐”政黨整體上仍是少數派,保增長成新歐洲議會重任
  王蕾
  5年一度的歐洲議會選舉終於迎來了最新的結果。26日的最新統計顯示,在751席中,主流的人民黨和社會民主黨得票數總共為403席,地位依舊難以撼動。本次選舉的投票率為43.1%。
  25日,歐洲議會選舉在歐洲28個國家全部結束,從各國選舉的結果來看,“反歐”政黨異軍突起:如奈傑爾·法拉奇(Nigel Farage)領導的英國獨立黨(UKIP)、馬琳·勒龐(Marine Le Pen)領導的法國國民陣線(French National Front)和希腊左翼激進聯盟黨(Syriza)等“疑歐”、“反歐”勢力都完勝選舉,拔得頭籌。
  “或許結果非常戲劇性,但不會改變歐洲大局。”歐洲事務專家費萊德芮克·艾里克森(Fredrik Erixon)斷定。“極端政治勢力的突出表現,表明瞭選民們對現任政府和大黨的不滿,是希望改變的強烈呼聲。”倫敦政治經濟學院教授尹恩·貝格斯(Iain Beggs)說道。
  艾里克森由此料定,“今後5年,布魯塞爾面臨的情況要遠比過去五年所遭遇的要複雜。”
  “反歐”同盟建立可能性小
  從25日結束的各國選舉情況來看,“反歐”政黨的支持率超出人們想象:在英國,右翼獨立黨從一個不知名小黨,突然躍升獲得27%的支持率,占得英國73個歐洲議會席位中的23個;在法國,國民陣線從2009年的3席,突飛猛進至24席;在希腊,這個依然在經濟低谷掙扎的危機國家,此次卻由左翼激進聯盟贏得第一;還有西班牙,同樣是危機深重,主要大黨人民黨和社會黨都在此次歐洲議會選舉中受到重挫。
  這些選舉結果,分裂了民眾和政客的政治情緒。支持者為“夢想成真”雀躍,反對者驚呼“文明倒退”,執政黨則惱羞成怒。英國首相卡梅倫就驚呼:“此次選舉結果,使人們對歐盟的理想破滅”。法國奧朗德的法國社會黨26日一早為其繼續下滑的支持率進行“危機磋商”會議,奧朗德稱,法國右翼極端勢力的抬頭,是一場“政治地震”。
  《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就為何極端勢力會在此次選舉中備受青睞採訪了倫敦政治經濟學院教授貝格斯。在他看來,形成如此趨勢的主要原因,還是得歸結於五年多來歐洲遭遇的經濟危機。
  “自從上一次的歐洲議會選舉,歐洲經歷了一場深重的經濟危機。希腊連續6年的經濟負增長和萎縮導致國內瀰漫一種情緒,就是這一切都是歐盟所造成的。因此,很顯然,在選舉中,他們會投給那些‘反歐’政黨。”貝格斯說道,“在另外一些國家,移民成為最大的問題,特別是今年,隨著歐洲最不富裕國家的保加利亞、羅馬尼亞的加入,移民浪潮對英國、德國等國家形成衝擊,這也是有更多民眾支持‘疑歐’、‘反歐’的原因。”
  分析人士也冷靜地認為,極端政治勢力的抬頭,是人們對現有政府政策的一種抗議。
  貝格斯就認為,“此次反歐勢力的組成非常多元複雜,有右翼的,有左翼的,有反對歐盟現有政策的,有反對移民的,也有反對經濟緊縮政策的,因此,如果要說對現有歐洲權威機構會造成怎樣的衝擊和影響,是要看這些不同國家的 ‘疑歐‘、’反歐’政黨有多少合作性,而這種‘同盟’建立的可能性非常小。因此,即使他們在各自國家的政治勢力在壯大,但只能是在國內對現有政治和政府政策進行改革的促動,並不能在布魯塞爾起到政策制定等方面的影響。”
  貝格斯進而舉例道,在英國,右翼獨立黨的強勁勢頭,肯定會促使執政的保守黨和其他大黨思考,如何扭轉頹勢,重新贏得選民信任而在一年後的2015年大選中立足於不敗之地。“當然,除非有另外一種情況出現,就是主要政黨與‘反歐’勢力‘同流合污’,這樣才有可能阻礙歐洲的發展進程,比如阻止通過新的貿易協議,阻撓一些國家改革措施的實施進度等。”
  歐洲事務專家、英國政府顧問艾里克森的觀點與貝格斯一致,“從比例上看,這些極端勢力在歐洲議會的數量還是很小,他們遠未能達到在政策導向和制定方面能夠起到作用的力量,至少也要看其中‘左中’和‘右中’勢力如何‘同舟共濟’,否則就遠形成不了‘合力’來與議會中兩大主要大黨人民黨和社會民主黨的抗衡。”
  促進經濟增長是首要挑戰
  “如何儘快促進歐洲經濟增長、解決依然高企的失業率,毫無疑問是新歐洲議會首先面臨的挑戰。”艾里克森表示,“與此同時,在今後5年,他們將遇到比過去5年遠遠複雜的政治局面,比如英國2017年決定是否留在歐盟的公投,還有德國總理默克爾和荷蘭首相馬克·呂特希望在布魯塞爾建立新的工作秩序,希望作出更大的改革舉動等,這些對新的歐洲權力機構都將形成新的挑戰。”
  就在選舉結果揭曉之時,歐洲央行主席德拉吉在葡萄牙歐洲央行會議上就此次歐洲選舉中“反歐”情緒高漲發表評論說,“一些歐洲選民很顯然沒有關註到,持續增長和提高就業對於歐洲來說是最重要的,讓我們不要忘記,繼續歐盟是和平最好的保證。”
  他同時提醒,應該特別警惕低通脹、通脹預期下滑和信貸狀況下滑的惡性循環發生,特別是那些經濟複蘇依然不盡如人意的國家。
  另外,之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在採訪英國經濟學家羅傑·布托爾(Roger Bootle)時,他表示:“我不認為歐洲議會選舉結果會對歐洲經濟產生多少影響。但是右翼傾向在歐洲的全面擴散,會引起人們對歐洲,特別是歐元區經濟發展和穩定的擔憂,也會削弱市場信心。”
  也有金融界分析人士稱,歐洲議會選舉固然重要,歐洲經濟的前景,最關鍵還是要看歐洲央行的下一步舉措。
創作者介紹

Prsion

xk94xkyre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