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明暘
  野長城是一段未經修繕的原始長城,比起規整的景區,我更愛觸摸它的滄桑。殘破的城牆掩埋在亂草雜樹中,縫隙中長出的野草開了黃花。孟姜女沒有把長城哭倒,但長城還是倒了。
  當皇帝安享錦衣玉食時,他的子民為保住他的權力,在崇山峻嶺間築起一條人力山脈。一隻翠綠的螳螂雕塑般立在城牆上,古樸的造型映著灰濛蒙的天,任狂風大作,仍紋絲不動,凜然對著關外。敵樓裡邊是暗的,外邊亮的景像是鑲嵌在拱券里的畫,一片老樹昏鴉,光禿禿的枝幹在深秋慘淡的陽光里凄冷著,餘下的枯黃樹葉搖搖欲墜,要不生出幾分懷古的情思也難。“可憐河邊無定骨,猶是春閨夢裡人。”多少金戈鐵馬埋葬了夢裡人、多少風沙亂石蒼老了出塞紅顏、多少古人也這般凝望過長城內外的故鄉。
  曾經的烽火狼煙已經消散,只能靠想象描繪出敵軍翻山越嶺攻打上來,又被長城阻隔的場面。物理意義上的阻隔,卻是最次的。自以為千秋萬代的基業終成廢墟,再堅固的圍牆也圍不住江山,不論帝王將相、朱門王謝都愛建高牆禦敵。《紅樓夢》里的探春說過:“可知這樣大族人家,若從外頭殺來,一時是殺不死的。這可是古人說的,‘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必須先從家裡自殺自滅起來,才能一敗塗地呢!”這話放在國事上亦然。  (原標題:野長城)
創作者介紹

Prsion

xk94xkyre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